01 October 2014

The blogging continues...

Long-live fashion mama! http://chowkarling.tumblr.com

HKTV Magazine interview, 31 Jul 1996





















尋回真我 周嘉玲香港電視1996年7月31日
人人都希望早「第一」,但,究竟「第一」這個名詞的意義是甚麼呢?

有人認為「第一」代表勝利、光榮、亦有人認為「第一」等於一個話題、等於一種成就,更有人認為「第一」不過是一份虛榮、一身負累,甚至有人 認為「第一」根本是一個包袱、是一種壓力。

那天,與Valerie(周嘉玲之英文名字)閒聊,談到「第一」這話題,她的反應是非常「熱列」

「我個人好勝心比較強,「第一』對我來講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引人注目的勝利!我常常覺得有了「第一」,萬事都得!」

所以,周嘉玲在昔日參選港姐時,都是極想成為「第一」。
「唉!唔好講啦!其實當時我對自己充滿信心,我以為自己一定會攞「第一」,就算攞唔到「第一』,都會攞「第三」,點知,人算不如天算,我全部 都估錯晒,竟然係得到「第二」。」

奇怪!唔係「第一」唔出奇,點解周嘉玲唔佔自己攞「第二」,而估係「第三」呢?

30 September 2014





















雖然早前周嘉玲被指神憎鬼厭,不過好彩肯接受批評,所以片約不斷,事實證明,只要勇於改過,前途仍然是一片光明。
神僧鬼厭二人組一個有排做,一個冇得撈
東周刊 八 1995年6月
雖然話電影圈唔好景,不過呢排周嘉玲都好多戲拍,諗諗吓又覺得好奇怪,點解有人話有報道寫佢神憎鬼厭,搞到冇人搵佢拍戲。不過周嘉玲就啱啱相反,神憎鬼厭完之後頻頻接戲,-啲都冇俾啲唔好慨報道影響。其實講嚟講去,都係睇吓一個人嘅本性,周嘉玲可愛嘅地方
係肯接受人哋嘅批評,面對自己嘅缺點,所以啲人肯繼續搵佢拍戲,唔係大大聲,當自己啱晒嘅人可以比得上嘅!

Interview, early 1994































周嘉玲 - 贊梁朝偉好人承認晚晚煲粥 
清新周刊1994年
近日有消息傳出: 梁朝偉每夜都致電給周嘉玲,二人每晚都在煲電話粥等云云。
更甚者可謂:梁朝偉在泰國拍攝外景期間,每晚都打長途電話回港給周嘉玲。
據悉,關於「煲電話」一事經巳維持了一個月;筆者就此事訪問了周嘉玲。
她的第一個反應便是這樣:「點解咁講,點解問呢啲咁嘅嘢。」
跟著她便笑了起來,又說:「前一排,我哋一齊到泰國拍佢嘅MTV,佢好好人,好遷就得人,係咁啫,點解話我哋晚晚都講電話。」

筆者問:「咁,你有無同佢煲電話粥呀?」

Sunday Weekly interview, late 1994

做狐狸精街知巷聞 幕後曾經有鬥爭 
周嘉玲怒指有人靠害
星期天周刊1994年
齣《再見亦是老婆》,令飾演肥師奶的陳秀雯嬴盡觀眾的同情與熱淚,相反地,周嘉玲所飾演的第三者,因為演得入木三分,加上角色性格與劇情皆舖排得有如一尾「現代九尾狐」,遂令一眾師奶觀眾對她的「奪夫惡行」恨得牙癢癢﹔不過,最慘的還是先前發生了一連串對她極之不利的緋聞,在左右夾迫的情況下,嘉玲終於慘被定型,成為繼李香琴與吳家麗之後的新一代狐狸精典範。
角色如此深入民心,嘉玲在行街睇戲、食飯幾味之際,可有被牛頭角順嫂旺角吳師奶咒詛唾罵的悲慘經歷呢?
「咁又冇,可能係因為我好少行街市,就算俾人鬧,相信都只係啲師奶先會咁做。」幸而嘉玲識揀路行,否則不識趣地到街市打兩個轉,後果便難保矣。
雖然嘉玲的角色極不討好,但因為此劇甚受歡迎,追看的觀眾人數頗多,造就了伊人的知名度節節上升。
「以前行街也不是很多人認得我,但現在便不同了,除了售貨員之外,連貨車司機都知我係邊個。」

Interview from 1995

  

"But I'm very greedy, and I'd like further opportunities. To be honest, aside from Chungking Express, there hasn't been much else I'm entirely satisfied with. And neither do I want it to become my most representative work!" 


清新周刊1995年

去年周嘉玲是新聞多多的風頭人物,先有與梁朝偉因合作拍MTV鬧緋聞,後又有她被指工作態度有問題,被封為問題演員,要傳不少導演也怕
了她,不敢請她拍戲。
嘉玲直言不諱這是別人誤會,是屈她食死貓,她絕對不介意,因為她認為娛樂園即是非圈,傳言是傳來傳去,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既是是非圈一分子,也得接妥。
「有些人聽了別人講我的壞話,到那些人與我合作時,他們通常都會話..『其實妳都唔係咁差,點解啲人要咁講妳?』之後這些人會對我更好,所以這個世界也有黑白之分,因此我更加不怕別人講甚麼。
「我做人宗旨也是應做就去做,太多顧慮的話,會做得不好,相對地看,花了時間及精神,仍然做得不夠好的話,才是浪費。」